当前位置:北库历史网>风云人物>正文

揭秘:当年为关羽刮骨疗伤的真是华佗吗?

导语:《三国演义》第七十五回有这样一段叙述:“嘿:‘这是箭的伤,包括乌头的药,直刺骨;如果不及早治疗,这只胳膊就没用了。从此刮骨治病毒的千古绝唱上演了。不是罗贯中取笑大家。陈寿的《三国志》里也提到刮骨疗毒,但那只是关羽军中的医生。因为发现这个有意思,我细看了一下附子的药性

《三国演义》第七十五回有这样一段叙述:“嘿:‘这是箭的伤,包括乌头的药,直刺骨;如果不及早治疗,这只胳膊就没用了。从此刮骨治病毒的千古绝唱上演了。不是罗贯中取笑大家。陈寿的《三国志》里也提到刮骨疗毒,但那只是关羽军中的医生。

因为发现这个有意思,我细看了一下附子的药性,突然觉得从科学的角度来说,里面有很多文章,但是《三国演义》里华佗的医术就有些不爽了。

乌头属多年生草本药用植物,含有剧毒的乌头碱,只要几毫克就能致人于死地。涂在箭上就变成毒箭了。古代一般用来打猎,有“中间人站仆人”的效果。说白了,这是生物碱毒药。古代化学不发达,常用的毒药主要是生物碱,如马钱子,毒性很大。如果你读了《基督山伯爵》,你会发现无论你想给谁一个突然的死亡,这些东西都是普遍的。乌头不仅可以通过箭头,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用作毒药。我们邻居的几个徒弟,一个会按摩的研究员,都是跟着中医长大的。为了吓唬一个领导,他们把乌头放在他的生殖器上,告诉他不听话就不要解毒。当他回来时,首领的阴茎膨胀到一英尺多长,萝卜的厚度非常暗,吓得大人更加听话和听话

网络映射

曹仁用乌头制作毒箭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,效果应该很好。不过,假设关羽运气好,也是生物碱。如果曹仁用麻疯树做毒箭射关羽,不是刮骨治病毒就能解决的。两者的作用机制不同。乌头是“中国人的公仆”,麻疯树是“中国人的公仆”。

麻疯树,又名“见血封喉”,是古代中国南方少数民族处决犯人的家伙,如云南等。对付凶猛野兽时常用它来制作毒箭,称为“七头上八头下九头下”,意思是野兽可以在斜坡上跑七步,下八步,第九步就死了。它的毒性机制是引起血液凝固,心脏狂跳,但因为被毒化为血而不能用于狩猎,带箭的野兽如果被人吃了就会死。《人猿泰山》提到人猿泰山向黑人学习用毒箭射狮子,这是理所当然的。如果泰山没死,他就得偏瘫,所以作者闭门造车。附子是一种神经毒剂,可引起神经系统紊乱、运动神经麻痹和心律失常。所以中箭后的反应是“中间人站起来佣人”,然后中枢神经系统兴奋,作用于心脏,导致死亡。看看关公的箭的表现,一个是“翻身落马”,你看他是被孟坦和庞德射的,但这次显然不正常。估计是运动神经麻痹,摔马前肌肉控制不住,另一种是“右臂淤青不能动”,应该是中毒后强迫肌肉伸直的表现。换句话说,关羽就像被射杀的动物一样,来到一个“中间人的仆人”面前,却没有“站死”。

关羽没死,看来毒药没到致死量。

既然曹仁造毒箭杀人,关羽又怎么可能活下来?

我猜关羽的箭不死有几个原因。这么说吧。

第一,关羽体质特别好,抗毒力强...这个证据不足,徐宁的体质也够好。他吃药的时候被杀了吗?

第二,曹仁箭有问题。里面比较复杂。

网络映射

首先,可能是曹仁箭用川乌代替草乌。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属于栽培,后者属于野生。考虑到曹仁是正规军,此箭为弓箭手所用,大量武器需要规范。用川乌的可能性比草乌大。然而,从毒性的角度来看,栽培的东西并不像它那样野生。配药工匠可能混淆了这两种药物,并将其转换成错误的单位,因此关公幸免于难。

还是要考虑曹仁的作战环境。当时关公淹七军,围困樊城。荆州战船下大雨可以直接靠城垛。很有可能是曹仁的箭被水浸湿了,所以毒性自然减弱。此外,箭泡在水里后,曹骏可能会生火来烤。乌头碱受热容易分解。乌头的现代制剂都是先煎后解毒。这个烤估计毒性小很多,打关羽效果更差。

第三,可能是这支箭射得太巧了,箭头被钉在关羽的臂骨上,以至于大部分的毒在没用的时候被骨头挡住了,没能进入血管和肌肉。好处是关公没有被当场击毙。缺点是什么?骨骼被毒物污染,逐渐扩散释放,变成慢性中毒。所以无法愈合。

我想这就是华佗要剃关羽骨头的原因吧。所谓“若不早治,此臂无用”,似乎有点与病不符。最可怕的是,慢性中毒最终可能达到致死剂量。即使没有达到致死量,毒药也会逐渐释放,箭伤的恢复也会比较困难。

关羽中箭后的表现有些反常。“人们在账户中输入一个项目来查看关公。大众问:‘你在这里干嘛?’——主被箭射中,大家打招呼都很正常。他们怎么会问,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关公的思维似乎有点混乱,然后他“愤怒地”说,表明他的情绪不够稳定。从附子的药理作用来看,可以引起中枢神经系统极度兴奋。看来,关公的情绪激动并不完全是由于他的个性,至少在药物的作用下有所加剧。刮骨的目的是去除骨头上残留的毒素。

历史上,刮宫是由关公的军医进行的。这其实更真实。当时交通不方便,华佗也没那么消息灵通。只是他做了乌头等药物的研究。据说著名的麻沸汤里含有乌头。关公的军医在关公做手术应该有技术基础。自古以来,中国南方的毒药生产和使用水平高于北方。关羽的军医很可能来自蜀国占领荆州的湘西地区。后来在为关羽报仇的战斗序列中,就有了这一带战斗力极强的武陵人,也就是苗人的祖先。苗族人对方法和毒药的研究在当时应该已经达到了“世界先进水平”。给关羽看毒箭并不稀奇。对了,当时另一个“世界先进水平”的毒物研究中心,应该是三江市彝系多司王与孟获之战,多司王乱箭使蜀军“但中箭者腐,见五脏而死”。恐怕他们用了箭毒。他们对毒药武器的研究肯定在曹的水平之上,所以几十年后,连阳平关蜀军的弩箭也让司马师开了眼界,头晕目眩。

网络映射

不过从附子的毒性来看,关公刮骨治病毒的表现应该打个小折扣,因为附子对神经有麻痹作用,关公比较自信。一方面,他勇敢可嘉;另一方面,他害怕箭毒在中国起到了一定的麻醉作用。

手术显然是成功的。手术后,关羽的手臂“像以前一样舒展放松”,似乎没有受到乌头毒的影响。

最后,根据马王堆帛书和阜阳汉简,乌头有毒,但也有药物的作用。当时用作兴奋剂和春药。曹仁生生于马王堆墓龄之后,也是官宦之子。如果说对这种药的作用了解的多一点也不奇怪,那么如果他故意用这支箭射死关羽,而没有射死他,他的意图就可以琢磨一下了。

恶,曹子孝!

免责申明:以上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不代表北库历史网立场!登载此文只为提供信息参考,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。如有侵权或内容不符,请联系我们处理,谢谢合作!
上一篇:还珠格格里的永琪真实存在 结局却很悲惨!下一篇:揭秘西施并非是导致吴国灭亡的“红颜祸水”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