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北库历史网>神话故事>正文

清官海瑞的妻子们:两妻被休一妻暴死一妾自杀

导语:清官信仰是中国古代法律文化的一大特色。几千年来,人们对清官的期望和赞美,使得这种信仰甚至形成了一种文化。包拯、哈里等名臣的名字,连三尺童都耳熟能详。作为反映社会普通人心理的一面镜子,官方文学到了宋元时期开始大量涌现和流行;在现代社会,仍然有很多电视剧官方戏剧延续了这

清官信仰是中国古代法律文化的一大特色。几千年来,人们对清官的期望和赞美,使得这种信仰甚至形成了一种文化。包拯、哈里等名臣的名字,连三尺童都耳熟能详。作为反映社会普通人心理的一面镜子,官方文学到了宋元时期开始大量涌现和流行;在现代社会,仍然有很多电视剧

官方戏剧延续了这一传统。老百姓为自己的“天师”立庙,四季享祭,香火延续千年。这不仅是因为清官本身的可贵品质――诚实、正直、无私、体恤民情等。,但也从反面,说明了这样一个可悲的问题:贪官污吏层出不穷,“空谈家遍布天下”,普通人处于被侮辱被伤害、被孤立无助的境地,渴望有人做他们的父母,为他们做主。清官的事迹是人民群众心理需求的集中反映。悲观地说,他们是画饼充饥的一种心理补偿。所以,中国古代的清官形象虽然是以真实的历史人物为基础的,但作为一种有着悠久而广泛群众基础的社会意识,是民间的。清官的事迹凝聚了人们对理想父母的向往和期待;爱民如子的清官形象,是民间话语中“造神”运动的产物。公案小说、戏剧、剧本、故事等民间叙事形式中清官棱角分明的形象,是我们了解古人内心诉求的一面镜子。

网络映射

一个

元昊问诗:“见官是常事,老实是第一难。”之所以期望和告知清官,是因为清官清正廉明,不谋私利,这才是清官“清廉”的原因。元杂剧《周琛糯米》用受害者张谷的口来讲述民间意识中对清官的理解:“要钱就糊涂,不要钱就老实。”包拯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,他在端州任职后不举单砚的事迹广为人知。包公在元杂剧《壶中之鬼》中唱道:“老人老实,一直老实,对国家有很好的心,没有家的念想。”《宋史包拯传》中说:“不与人苟合,不冒充讨好人,生活在无私的书中,故人和亲党绝对排外。衣服、器具和食物虽然昂贵,但它们就像布一样包拯还指示家人:“犯有盗窃罪的后代子孙,不得放归本家,死时不得入土为安。不是出自我的野心,不是我的儿子和孙子。”中国古代清官的另一代表海瑞,一生清官,自为官以来,从未为民吃过一杯茶和酒。做官的时候还穿着布袍,吃着粗粮,让老仆自己种菜。我妈住的时候,买了两斤肉,在浙江官场上作为新闻传开了。他死后,“检筐里只有十多块金子,还有一块丝绸,一块纱布,一块葛”。

普通人对清官深有感触的另一个原因是,清官能为民做主,能帮助被侮辱被伤害的人。正如包公在元杂剧《灰蓝记》中对自己说的那样:“给势剑金牌,观察贪官污吏,与民申冤,让老人先行动。有了这个强大的家族,看到老人的影子都不寒而栗。”《卢宅郎》中的强人卢宅郎,“哪个官司敢押钩,他还怕提自己的名字”,被包公“纠正”斩首;庞衙内,在盛京“杀人如捏苍蝇”,被“押解进城,被曹豹斩首”;“杀人不偿命,就像揭屋檐下的瓦”的小刘衙内和杨金吾也被包公质疑。《宋史·包拯传》的记述虽不如文学作品那样雄浑壮阔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一民间叙事:“存朝之志,贵族宦官为之聚手,闻者惧之。.....史静说过:“如果你不能得到你的关节,你就会和阎罗一起变老。”“哈利也是一个“灭豪强,抚贫济弱”的人。《海工大红袍传》把他刻画成五指山转世,一只“性直喜虎,守弱鸟”的野兽。哈里在被巡抚英府右撇子时打了地主豪强,富户占有的贫地被他夺回并归还,深得民心。

几千年来,清官一直被人们虔诚地信仰,甚至崇拜。在普通人心中,他们是完美的,是神的化身。他们只有耀眼的光环,连有瑕疵的黑子都没有。但透过古代社会精英留下的墨迹,我们可以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“群体意识断裂”——士大夫阶层对清官的评价不能满足普通人,有时甚至截然不同。

从清官崇拜产生的那一天起,士大夫阶层的人就一直在发出不同的声音,认为“贪官不实,清官不一定好”。当然,这些不同的声音往往淹没在亿万黎族人的口水里。讨厌贪官,作为反面,清官自然应该受到欢迎,这将是任何时代社会心理的主流。所以对清官的批评,似乎从一开始就缺乏道德自信。然而,世界上的一切都有两面性。口号扔了,士大夫阶层对清官的非主流声音也是“人多”。

晚清小说家刘鹗对此问题作了直接的论述。他在《老残游记》中说:“一个干净的人最令人钦佩,只有一个人脾气不好。他一直认为全世界都是小人,只有一个是君子。这种想法最有害的是,它不知道对世界上的大事有多大的伤害。”“贪官可恶,人尽皆知;清官特别可恶,很多人不知道。包庇贪官知道自己有病不敢公开犯罪;清官以为我不要钱,何乐而不为,刚愎自用,小的时候杀人,大的时候犯错。”。为了支持这一论断,他塑造了于贤和刚弼两个表面上清廉,但同时又刚愎自用、严惩不贷、漠视人命的清官,让他们处理了许多冤假错案。刘鹗认为,清官的过错在于道德上的绝对优越,让他们觉得自己问心无愧,从而容易陷入自以为是甚至盛气凌人的境地。对自己行为的盲目自信,靠的是道德上的优越感,现实和世俗的人情都被斥为乡愁,只关注一点,不如其余。这种心态是极其有害的,而且在小范围内——比如听狱时,很容易滥用刑罚,漠视人命;要说对国计民生无益,反而误事。

网络映射

古代士大夫对清官的批判远远早于刘鹗,与包拯同时代的欧阳修对清官盲目自信的批判。在宋仁宗的《论包拯给三秘的信》中,他否定了包拯作为冯献官的两位大臣解体后接任的做法,认为这样做会使“言者千虑,必有一失,相得益彰”。包拯辩称自己没有这样的心,欧阳修说:“有心者隐于世,他人不见;痕迹在外面显现,世界看起来。今天的郑,想在自己思念的心里自信起来,在掩盖世界痕迹的同时,依然用手探查着自己的东西,却没有人会相信。对这位部长的所谓怀疑是不可避免的。”他还对包拯的道德优越感进行了针对性的攻击,说:“你不做一件事,就是贱,你不做一件事,就是可耻。接近部长的行动,人民就会依法办事。要在这个时候把自己从某件事情中拯救出来,可以以天下为耻。”但是,包拯“取其不适合,也不适合,只使自己瘦,所以动心时”,“这是麻烦,是小事吗!”欧阳修的观点应该代表了宋代相当一部分士大夫的态度:他们无疑欣赏包拯的节操;但是,政治事务有其自身的特点,不能等同于个人修养。包拯只注重道德的无可指责,而忽略了他的行为对政治风气的影响。这样,只有依靠道德自信才能走自己的路,“朝廷不得思事”,“不思则已,善罢甘休”。

明代的海瑞也招致士大夫阶层的非议。他甚至比包拯还惨,几乎到了在现在这个时代活不下去的地步。哈利在耿介的一生都是清白和诚实的。他平时学习刻苦,以天下为己任。然而,“任重道远”是不可能的。有几次,官方开场轰轰烈烈,但都是以阴郁收场。当然,原因不仅仅是因为“世界浑浊,我一个人”。万历皇帝给他的判断是:“虽然当权者管事,怕自己不擅长,但用它来宣扬雅俗是没有用的。”表面上肯定哈利的长处,其实是一种批判和否定。万历皇帝相信哈里的正直,但他认为耿介的忠臣只是在道德风化上起了模范作用,不能为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做出任何贡献。无独有偶,他那个时代的伟大思想家李志也认为哈利在传统道德上过于死板,他只是一棵“常青的草”,“一个可以以霜雪为荣,却不能成为栋梁的人”。清代王弘注山治说得更直白:“海中引荐宫睿在江南开府,意在削巨室,顾穷室,但稍有偏颇。死神的法律老师,悲催,抓住机会表现他的野心,叫他横判他,把他提了三尺,弃了temminick,然后就乱了。三吴之风,奸诈凶狠,从此长盛不衰。品尝,意味着元力所不能及的忠诚,界面,清晰。但是,如果你是治国之道,就应该知道真相。不知道把海中界打造成公家是什么感觉。”平心而论,不得不说这个评价很实用。尽管哈利有美好的愿望,但他治国的策略和措施往往不切实际,不仅没有取得他预期的良好效果,反而成为新的混乱之源。《明海瑞传》说他“利民利民,秉公办事”,这是一个公正的评价。

网络映射

清朝康熙皇帝对清官问题有自己的理解。他在一道圣旨中说:“清官刻上去,下属会尴尬,清官从宽就好。朱子云:为官清正,不自以为是,才是真清正。”康熙帝的意思很明确,清官要丢掉道德优越感,不要对人太苛刻,行政不要盲目依靠近乎偏执的强硬。作为一个国家的国王,当然不鼓励腐败,但也不希望出现“水清则无鱼,人看则无徒”的局面,使国家机器无法正常运转。这时候就要多想想清官的任命了。《石公案》中的英雄石时轮,与被人们称为“天空之主”的包拯、海瑞一样。有人推荐他当湖南巡抚。康熙帝说:“我很了解廉,但事到临头,百姓就会和别人打官司,就会偏袒百姓;当朱升和贵族们打官司时,他会偏袒朱升。做事惟求,你是不是偏执?时轮若托钱谷,则适耳。”最后,他被改为湖南布政使。看来康熙帝对清官的使用是深有体会的。

免责申明:以上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不代表北库历史网立场!登载此文只为提供信息参考,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。如有侵权或内容不符,请联系我们处理,谢谢合作!
上一篇:熬夜脱发 掉发的原因有哪些,经常熬夜、过度运动下一篇:蒙古大军历史上为何三次出兵都未能征服越南?

文章评论